1. 首页
  2. 游戏竞技

真实的乱_翻身将她压在车座上

可是,她的灵力入体,却是让他更加狂暴不能自已,猛的一推,将她推出结界外。

“扑通”一声,没有防备的冷柒柒被他一掌推倒在地,蓦然一愕,撑着手腕一个轻跃,立于一根树枝上,紧盯着他,他这是怎么了?

突然失控的欧阳晏只觉得冷柒柒的灵力入体,似是一道火,撩着他身体里隐藏的封印,似要破其而出。

他一手捏着灵力,一边快速的将她的灵力从身体里逼出去,气息躁动的他任雨水打湿他的衣,立于树林里,一动也不动,看的冷柒柒一阵心慌,这样的欧阳晏可是从未见过的。

她一边揉着被摔疼的手腕,一边紧密的注视着四周。

耳畔,风声,水滴声,任何一点别的声音都让她立马紧张的聚起了灵,生怕会有异外来偷袭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雨停,也未见欧阳晏清醒过来,此刻他的衣裳却似没被雨水打湿过一样,她跳下树,缓缓的靠近。

“别过来。”一声没有任何感情的轻喝,惊得她将抬起的脚缓缓的收回去,立在原地紧紧的盯着他,怕他再有异样发生。

然,等了许久也没听他说话,也没动,可也只有欧阳晏自己才知道,他自己刚经历了什么。

那封印如若松动了,那么他……

此刻,是否告诉她血凝珠的存在,让她自动放出还是让他进去取出?

也许只有与血凝珠合体了,他才是真正的他吧!

就在他这么想时,凝神的冷柒柒突的只觉得一道冷厉的声音从她大脑里突地响起,可她却听不清唤的是什么,等她想要去细听时,眼前一黑,往地上倒去。

“你不能出去,至少现在不行。”

“他需要我。”

冷柒柒丹田内,两道争吵声响起,还伴着一股火药味。

异鸟瞪着它那圆溜溜的双眼紧盯着血凝珠,似如果他动一下,就要扑上前去拼命一般。

一脸怒气的血凝珠也是毫不相让,紧紧的瞪着它:“虽然我不及你,但是,这是我的自由。”

“你的自由?”异鸟一声冷笑,突的一振翅,一道五彩灵力朝着他直扑过去。

血凝珠一愣,没料到它会真的动手,反手一转,一道白光挡了过去,可还是被异鸟的五彩灵力打中,瞬间动弹不得。

“束。”一声轻喝,灵力化成灵索,将他束在丹田内,不让他再跑。

扑腾着羽翼的异鸟围着他上下转了几圈,眼里闪过一道寒光,紧盯着他:“如果让本君发现你再使诈,小心我让你万劫不复!”

“你?”血凝珠听它自我称号,顿时呆愣在那,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与他朝夕相伴,还给他灵力的居然是个君兽。

再细看它头上那独有的兽冠,他突然明了,放弃了挣扎,可眼下,他刚感受到欧阳晏的呼唤了,欧阳晏定是遇到了困难,所以才会唤他,以前它一直都要他回归,可现在却阻止,是什么意思?

一脸茫然的他没察觉眼底里一闪而过的冷戾,紧盯着他的异鸟却是收在眼底,不禁再次眯了下眼,对他起了防备之心。

自上次让他出去回来后,他就有些异样了,只是他自己都没察觉到,刚如若不是他疯狂想要出去,想必也不会惊动修炼中的它。

而且它感觉到欧阳晏也似受他影响,差点做出伤害柒柒的事来。

这让它感到很是疑惑,他出去一趟,是招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了吗?

见她倒下去,立在那没动的欧阳晏突的一个疾身,将她抱在怀,看着她因为摔出去脸上沾着的泥,突的一愣,伸出手指在她脸颊轻轻一蹭,瞬间失神。

他,刚刚做了什么?

还有,她身上的泥土和手腕处的伤,是他弄的?

“仙尊,终于找到你们了。”莫千幻的声音突的临空而来,恍神的他虚了下眼眸,敛去眼里的迷茫,抱着冷柒柒转身,望向来人。

“咦,小柒妹子这是怎么了?”一见到他抱着昏过去的冷柒柒,莫千幻比后到的冷凝霜更是紧张,一个跳跃,落到他身前,紧张的问。

随后而来的冷凝霜紧张的打量着四周,生怕四周还有危险。

可看到四周没有打斗的痕迹,又是一愣,但可不敢像莫千幻那般随意,恭敬的上前一步,作揖问道:“仙尊,我家小妹这是?”

“突然昏倒,其中原因,我也不知。”如实回告的他也很无奈,他怎么不说是被他推倒然后突然昏倒的吧。

突然?

莫千幻与冷凝霜相互对视一眼,皆是疑惑不已,但欧阳晏太过沉冷,而冷柒柒气息又很正常,不像受伤,只是衣裳上有些污泥……,看着也确似是昏倒的样子。

“仙尊,我来吧,我家小妹在家被我们宠坏了,如若做的不好之处,还望仙尊多包含。”上前一步的冷凝霜想要从他怀里接过冷柒柒,可欧阳晏像是没看到一样,直接抱着她从他身边而过,往前方树林走去。

“小柒柒很好,让我很满意。”寥寥只字,反倒是让冷凝霜愣在那,不知所措起来。

莫千幻倒是反应过来,勾着唇暗自一笑,但却没有道破,反是伸手在冷凝霜眉心一点:“你呀,就是个呆子。”说完又是噗嗤一笑,忍不住跑上前,跟在欧阳晏身后。

此时的欧阳晏气息已稳,自是看不出异样,可生性敏感的她还是察觉出有异。

“仙尊,可是出了事?”

“无。”欧阳晏冷冷的回,斜着眼瞟了她一眼,又感觉抱着衣裳有些湿的冷柒柒似有不妥,幽幽的瞟着她问:“你可有带衣裳?”

在后紧跟着的冷凝霜听到立马上前一小步回应:“仙尊,我有带我家小妹喜爱的衣裳。”

“哦?”欧阳晏一个哦字,却是低沉尾音又拖的长,让他听着一时间不知怎样才好。

反倒是莫千幻,跳到他身边,扯着他衣袖一脸打趣:“原来你去集市买那么多衣裳,是给小柒儿的啊。”

连正脸都没瞧到的她,一口一个小柒儿,甚是亲密,缓和了冷凝霜的小尴尬。

“柒柒她对这些都不在乎,吃喝她拿手,可是穿用她却一直都不太会,所以每次回来都会替她置办一些,平常又爱调皮捣蛋,所以有些多。”

他一边不好意思的看着莫千幻,一边从空间里拿出一套淡红色的衣裳,腼腆的递到莫千幻手里:“小妹就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,我去去就来。”说完接过衣裳,又是从还没反应过来的欧阳晏手里接过还没醒过来的冷柒柒,一念诀,眨眼间消失在他俩面前。

“这?”冷凝霜见状迈步就想去追,就被一旁的欧阳晏出声打断了。

“放心,她就在这附近,只是龙族秘术,我们感受不到。”

见他这般紧张,欧阳晏又是不自觉得眯了下眼,他这个小徒弟的哥哥,似乎也很紧张她,也难怪她一直坚持要先见到他,这就是所谓的兄妹情吧?

欧阳晏想到这,又不由的瞟了他一眼,见到他眼里的担忧,莫名的一阵心烦,蹙眉,拂袖离开。

最近的他,好像有点不太正常,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灵力,还有莫名的会动怒,这与往日的他完全不同。

“冷凝霜,你师傅那老头子呢?”见冷凝霜听他一语后已是平静下来,走到树下的他负手而立,淡淡的问。

他原本是先收到鬼族与龙族的拜贴,之后他想借封印开启之时,再送邀请函一张,邀请他们一同来此,为的就是探得此次秘宝,以及去那个地方打探一番,可眼下来除了金灵山来了两族族长,其他都是后辈,这不由他让他多想。

鬼族与亡灵族退出,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,这些年他未去过这两族,但见到鬼族的公主,以及亡灵族的强者,倒是让他看清了一些事。

这俩族无心战争,而且亡灵族至今也没有找到统领人,这样,他反而对此不放心,这两族,不轻易来人间,对外又神秘,与他交往也少,让水麒麟查探的消息也不多……

“回仙尊,师傅老人家最近身体抱恙,令小徒率领三十师兄弟们到此,以便日后听从仙尊差遣,他们随后一步到。”冷凝霜恭敬的回,这也是他师傅在他来时说的原话。

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何意,但一路过来,又见到黄皓等人在外候着,隐约猜到了几分。

“霜儿,这次归师门后,你可更要勤加修炼了,距上次大战已过几千年了,所谓久分必合,久合必分,有些事,我们早做准备的好,不然怎么保护你小妹,她还这么小,又什么都不懂。”

脑海里回想着上次回去时他父与他的谈话,虽没明确表明是什么事,但他回师门后,他师傅便亲自教导他,更是让他直接闭关修炼,等到封印快解之时才叫他出来。

“嗯,好。”欧阳晏颔首点头,随后转过身,望着他,眼眸一紧,继而沉声道:“那你可知,这次来此可是为何?”

不是寻上古神器吗?冷凝霜刚想这么说,但一想到他刚问的话,立马将要脱口的话收回肚里,细想着近日听到的谣言,小心的问:“最近一路过来有听说血凝珠已现世,还有魔,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欧阳晏一愣,那不变的脸色瞬间染上寒意,这事,怎么会成为众所传的谣言了?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yx/2020/cnnbRlZdWVl1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