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游戏竞技

丝袜美腿美女-我就是想靠我闺女了

第二日清晨,云若思醒来,昨日还了无生气,今日便能下床了,可把秋月乐坏了,细心的备了许多吃食,道:“姑娘要好好补补才行。”

可云若思兴致缺缺,道:“扶我出去,我想走走。“

秋月犹豫道:“姑娘才转醒,还是不要出去为好,过几日天气好些再出去吧。”如今府中的传言不利于云若思养病,秋月必不能让姑娘出去。

云若思却执意要出去,秋月依旧不肯,云若思叹声气,她知道府中流言只怕如今只有秋月向着她了,道:“今日你且去准备车马,我便不出去了。“

秋月终于明白姑娘执意出去的原因,道:“奴婢这就去准备,只是姑娘先休养几日,舟车劳顿需得养好身子。“

对于秋月这种婆妈的性子,云若思既觉得啰嗦又觉得温暖,微微一笑道:“不必担忧我,你只去准备过几日我们便走。“

秋月见云若思醒来还能对她笑,也真的放下心来了。她原本是洗衣的丫鬟,只因无人愿意照顾姑娘,再者别人也不会如她这般用心地照顾姑娘,便求了主管让她来了。

秋月离开后,云若思便坐在从前她看书练字的地方,窗前可以看到那棵桃树,树上开满了桃花,她还记得小时候桃树结果了,她缠着大哥给她摘,和妹妹一块吃,今后她怕是再也见不到这棵桃树了。

其实她也舍不得,这里毕竟是她的家,可是家又如何?没有人信她,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陷害,走吧。

再说程浅带着荣和郡主来到云府,本想着能让御医治好云若思,让她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不去计较,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,此刻荣和心中有些忐忑。

程浅安慰道:“别怕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。”

云府的小厮认得郡主和程浅,上前赔笑道:“程姑娘又来探望大姑娘了。”

程浅道:“今日我是来找云叔的。”程浅刚说完,便听到爽朗的笑声,抬眼一看正是云若鸿,:“程姑娘要找我父亲正好,我带你去。”走近才看到荣和,又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荣和白了云若鸿一眼,她最不喜云若鸿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,没好气道:“不关你事。”

程浅知道两人自认识起就是相看两厌,随即打圆场道:“云大哥,我们找云叔有急事。”

云若鸿冷哼一声不与荣和计较,道:“跟我来吧。”说完便领着两人到云员外的书房。又屏退了下人,书房内只剩云员外与云若鸿,程浅和荣和。程浅将事情的始末一一说出,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至极。

荣和低着头道:“对不起,我只是想给她个教训,不让她缠着我大哥……”说着就大哭了起来。云员外沉默地坐着,又不好责怪她,只是对女儿的愧疚让他觉得有些无力,当初他何曾不想相信自己的女儿,可人证物证俱在,他又与程员外交好,自己教女无方差点害了程员外的独女,他也是气极了,连自己的女儿在生死一线都不曾去看望。

但最愧疚的当属云若鸿了,他悔啊!当初是他不信自己的妹妹,还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,口口声声要与她断绝兄妹关系,他还说她心狠,真正心狠的竟是他自己!他指着荣和道:“都是你,害我冤枉了自己的妹妹。“

荣和只是在落泪,她未曾想到事情竟会演变成这样。程浅则很为难,手心手背都是肉,道:“荣和只是年幼,她不是有心的。“

云若鸿气氛难平,道:“只年幼就如此有心计,日后……“云若鸿还未说完,便被云员外打断了,”郡主害的是小女还是对小女道歉吧。“说完唤了小厮将云若思叫来。

而此刻的云若思还在伤春悲秋,来了个小厮,小厮不知情,冷冷道:“大姑娘,老爷唤姑娘去书房。“说完就走,完全不将云若思放在眼里。云若思自嘲一笑,起身慢慢走去书房,也不见丫鬟来扶。一路上都有丫鬟指指点点,她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走,只想将府中之景印在脑中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yx/2020/cajHJwJfaHQ2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