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游戏竞技

性交故事h文小说_BB日出声音

屋外,夜色深沉,繁星满天。

独孤紫腾眉梢眼角染着笑意,如果仔细看,英俊非常的脸上还燃着一点点红意,好似生怕独孤瑶瑶跑了,进屋之后直接用手把门带上。

房中的烛火因为人的走动来回摇晃,将两人的身影投在墙上地上。

独孤紫腾迅速从屋子中央的桌子底下拉出一张条凳,用衣袖擦了擦。

“快坐。”

独孤瑶瑶目光飞速扫过这间屋子。

一张没有任何雕纹的旧木床,挂着色彩暗淡的床帐,单薄粗糙的被褥让人一看就没有兴趣躺进去。床边一口钉得不甚齐整的木箱子,大概是充当衣柜用的。床的对面,也就是独孤紫腾和独孤瑶瑶现在所站的地方,摆着一张木桌,桌上点着一盏昏黄的油脂灯,桌边两边则围着几张条凳。

除去这几样必须的用具,这屋内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东西虽然不多,却异常的拥挤。比起府上下人们的屋子,恐怕只胜在可以一人一间吧。

独孤瑶瑶怀疑这张条凳上是不是沾了什么脏东西,犹豫着没有马上坐下。独孤紫腾见了,眼中闪过一丝狼狈。独孤瑶瑶终于还是在条凳上坐了下来,独孤紫腾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独孤瑶瑶轻声轻气地开口道:“明日就是紫腾哥哥的比试了,这次的比试直接关系到是否能进前三名,紫腾哥哥准备得怎么样了?有没有把握赢过独孤木幽?”

明灭的灯光下,独孤瑶瑶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显得更小了几分。她的相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,一张脸跟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一般稚嫩,此时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独孤紫腾,顿时让他的心旌一阵摇荡。

独孤紫腾想说一些让她安心的话,但是脑海里却浮现出了珍馔阁中独孤木幽的表现。

能够轻易化解别人的攻击,面对独孤鹤荣没有一丝忌惮之意,想必是对自己很有信心。独孤紫腾听说她在府中的处境也很糟糕,但是她的表现却让他隐隐生出了自惭形秽的感觉。更是有一只神秘的小狐狸,会喷吐杀伤力极大的黑色火焰。独孤紫腾将自己记忆中的灵兽全部考虑了个遍,也没有辨识出那只狐狸是属于哪类灵兽。

此前独孤紫腾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,他在这次的试炼中,一路走来都非常顺利,等级更是比独孤木幽高。可是在经过了白天那件事之后,他开始迟疑了,原先的想法真的是对的么?

见独孤紫腾没有回话,独孤瑶瑶疑惑地唤道:“紫腾哥哥?”

“啊?抱歉,走神了。”独孤紫腾歉意地笑笑,“你放心,明天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取得优胜的。”

“那就好,我还担心你会太紧张,现在总算是可以放心了。”

独孤紫腾的眼睛亮了亮,“瑶瑶,你是……特意来为我鼓劲的么?”

独孤瑶瑶点头,而后又摇了摇头。她低下头,似乎有些羞涩。

“这段时间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紫腾哥哥说说话,但是却因为各种原因耽误了。今天总算是让我找到了一个机会,所以就来了,想为你加油,同时也可以找你说说话,我们可是好久没有聊过天了。”

独孤紫腾心花怒放,他多次去找瑶瑶,却一直见不到人。还曾经多疑地想是不是瑶瑶看不起他,所以不愿意和他见面……现在看来都是他想多了,想到自己将瑶瑶想象得那样不堪,独孤紫腾就想打自己几个嘴巴。

“可不是好久没见了么?我每天都勤奋修炼,比任何人都花更多的时间、更多的精力,为的就是能来这里找你,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。本家果然不同凡响,只说这一座大宅,规模就比我老家最大的一户人家大上许多倍,更别提这里的人了,更是高手辈出。以后我们都呆在同一个地方,一起为未来奋斗,肯定可以创出一方天地来的。”

“这里是很好,不过我却是更怀念从前的生活呢。虽然生活条件一般,吃的用的都比不上这里,但是至少自由,可以抬着头做人,不用看别人脸色。紫腾哥哥,这里的情况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,以后一定要小心谨慎,不能说错一句话,做错一件事。尤其是那几位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,更是要小心,尽量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。”

独孤瑶瑶的说话声很平静,但是她的神情却有了变化。说道从前的生活时是一脸的怀念,但是往后却露出了痛苦的神情,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独孤紫腾见了很是心疼,再想到在珍馔阁发生的事情,更是感同身受。

“瑶瑶,你来这里之后,是不是……遇上了什么事情?虽说我们在本家势单力薄,束手束脚的可以做的事情少之又少,但是对那些仗势欺人的人,还是有很多法子可想的。你要是有什么委屈,那就告诉我,我们一起想想办法。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什么委屈。”独孤瑶瑶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“只是随口说说罢了。”

独孤紫腾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,坚持道:“肯定有的,是不是你之前提过的独孤木幽?如果是的话明天我就给她好看。”

独孤瑶瑶连忙摆了摆手,却在独孤紫腾的注视一下败下阵来,无比苦恼地说道:“她……也不是多么过分的事,只是她仗着自己是嫡出的,常常对我们呼来喝去,让我们为她做这做那,那些事情明明可以让下人去做的。还有……”

独孤瑶瑶一件一件列数起来,独孤紫腾起初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头,但是随后那一丝疑惑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,他的手越攥越紧,眉心也隆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。听完独孤瑶瑶的话厚,独孤紫腾更是久久没有言语。

过了半晌,他才开口道:“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你却还说没事。你放心,那个女人我会替你教训,让她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你!”

“紫腾哥哥!你可千万别做什么傻事!”独孤瑶瑶惊呼道,“我、我只是随口说说,说出来就舒服了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独孤瑶瑶舒了一口气,担忧逝去,随即眉眼舒展开来,她笑着说道,“如果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我们以后该有多好啊,可以一边修炼,一边为未来打算,想想就觉得……”

以后?未来?这几个词让独孤紫腾欣喜若狂,他从这话里听出了别的意思来,是不是说独孤瑶瑶也在期盼着什么?

独孤紫腾望向独孤瑶瑶的眼里充满了期盼,他试探性地抓住独孤瑶瑶的柔软而小巧的手,因为紧张,掌心微微渗出了汗来。

独孤瑶瑶身体一僵,脸色也微微变了一下,视线微不可察地在独孤紫腾平凡的相貌上划过,随即垂下了眼,盯住了他用质底粗糙的布料所制的衣裳。面前浮现出五皇子英俊潇洒、风流倜傥的模样,她的头垂得更低了,却始终没有抽开手。

独孤紫腾的忐忑渐渐化作了希望,柔声说道:“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冷月高挂,独孤本宅一处院落之中,一扇门开了而后又关上了。独孤瑶瑶面带羞涩笑意的从房内走出,可是转过身的瞬间却立刻变了脸色,厌恶地搓了搓自己的手,走向前方的院门。

独孤瑶瑶走后,独孤紫腾依旧沉浸在喜悦之中,直到一个时辰之后,他的雀跃心情才渐渐冷却了下来。独孤瑶瑶说过的话和他在珍馔阁里的遭遇逐渐重合,独孤紫腾怒不可遏。

“独孤木幽居然对瑶瑶做过那么多过分的事情,当众羞辱,还曾经泄愤地打她,瑶瑶是我的珍宝,我非要……让那个女人付出代价不可!”

独孤瑶瑶回到自己的住处,一推开门就瞧见了独孤飘飘,她吓了一跳,心有余悸地说道:“怎么不开灯?”

“我也刚来,”独孤飘飘一挥袖将屋内的灯点上,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已经全部办妥了。”

独孤飘飘的眼中闪过了诡异的快意,缓缓道:“那就好。”

独孤飘飘确认事情已办妥,便满意地走了,独孤瑶瑶愤愤地摔上了门。

天刚破晓,宣示着试炼第五天的开始。

独孤木幽早早地起了床,洗漱整装完毕之后,便开始修炼,好让自己更快地进入最佳状态。直到时间差不多了,独孤木幽才将血狐抓了出来。

“懒狐,醒醒,快醒醒。”

摇晃了半天,血狐终于睁开了眼。

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独孤木幽问道。

血狐用小小的前爪挡住射来的光线,身子一蜷将脑袋埋了起来。

“我觉得……很困……”

独孤木幽将血狐提了起来,哪怕这么做了它还是不肯放弃睡眠,在空中摆着一个诡异的蜷缩造型,转眼呼吸声又变得绵长起来。独孤木幽伸出一根手指,对准它的肚皮方向,猛地一戳。

“哇——”

一声大叫,血狐四肢猛地张开,整只狐呈大字型吊在独孤木幽的左手上。

“你干什么!”捂住自己的肚皮,血狐大声抗议着,“本仙狐要去找尊主告状,你这个色女!”

“清醒了吗?问你话呢,有没有觉得好一点了?”

血狐的肚皮上有一个点比较奇怪,一戳,它就会像刚才那样蹦起来,四肢平摊开来,好像变成了某种样子奇特的挂件。

血狐愤愤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突然轻咦了一声,诧异地说道:“怎么……好像真的恢复了一点?”

“确定?”

血狐点了点头,“虽然效果并不明显,但是的确有效……”

“那就好,”独孤木幽露出了沉思之色,“或许能帮你早点复原呢。”

血狐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,原本还觉得有些奇怪,是什么伤这么麻烦,说要帮它炼制一些丹药,血狐又说那些东西没有用处。

在昨天见识过它的那团黑色火焰之后,独孤木幽反倒开始理解了。这只小东西恐怕并没有吹牛,如果是全省时期,喷出来的怕就不是一缕细小的黑焰了。对于一只道行高深的仙兽来说,这个界面所能提供的东西在它眼中怕都是低档货色,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将血狐往肩头一甩,独孤木幽向独孤青兰的院子走去。独孤青兰已经准备就绪,和独孤木幽结伴前往试炼园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yx/2020/cOlDlaJrODRZ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