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游戏竞技

医妃倾天下-摩托上进入身体

“不要!”

宋以南喊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,想冲上去制止,被人一膝击中胸口,喘不过气来。

“快,杀了他,快!”

刘海晨扔开柳叶大喊。

一人举起钢刀劈向宋以南。刀刚要落地就听见嗖的一声,这是锐器破空的声音,一根银针已经刺入那人太阳穴。紧接着就是嗖嗖嗖,十几人尽数倒地,刘海晨见势不好,转身就跑。一只脚挑起一把钢刀,在空中转了一个圈,然后一脚踢出,不偏不倚正好插入刘海晨后心。一股鲜血喷涌而出,刘海晨应声倒地。

此时已有四个人站在宋以南身边,双手叉与背后,面目清秀,一脸严肃的是高丽王子金毅锋,眉清目秀,肤白貌美,身姿妖娆的是金毅锋的侍女龙巧儿,后面两个满脸横肉,一身杀气的是金毅锋的贴身侍卫南辕、北辙。

宋以南没有来得及谢这救命之恩,急忙跑过去,抱起柳叶。

“叶儿,叶儿,你怎么样?”

柳叶一只手捂着伤口,血从指缝里流出来。柳叶懒懒的靠在宋以南怀里。

“好疼!”

“怎么能不疼,你真傻。”

宋以南一颗泪珠落在柳叶脸上,柳叶笑了。笑着闭上眼睛。

宋以南望着天空哀嚎着。

“过去看看。”

金毅锋首先走了过来,蹲下身子,给柳叶把了脉。

“这位仁兄,这姑娘还有救。”

宋以南止住哀嚎,看着金毅锋。

“拿药来。”

金毅锋伸手向后面道。

南辕拿出一颗药丸给了金毅锋,金毅锋掰开柳叶的嘴把药丸喂进去。

“这药只能暂时保住她的性命,还需要尽快找大夫医治。”

宋以南抱起柳叶就跑,提一口真气施展轻功,不多时就跑到了城里的慈仁堂。

“咱们过去帮忙。”

金毅锋和手下也跟着来到了慈仁堂。

大夫看了一眼柳叶的伤势,摇头道:“伤的太严重了,估计伤到肠子了,老夫无能为力。不过出南门十里有个村子叫牛家洼子,那里有个叫牛不吹的人可能能救她。”

宋以南已经是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但还是坚持着起来,要往门外走。北辙接过柳叶。

“门外有马车,走!”

北辙匆匆把柳叶放到马车里,宋以南跃身跳上去。

“师傅,快走!”

赶马车的脚夫扬鞭催马,直奔城南牛家洼子。

济州府安吉县也不是风平浪静,宋以南提拔了柳文斌算是有了分身之术。中午时分,柳文斌、柳絮和大富、大贵就来到了安吉县县衙。

县衙里几个衙役正拿着棍子往外面赶人。柳文斌上前拦住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衙役斜眼看了柳文斌。

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听说知府被查,依然获罪,多收的银两也正返还于民,我是来拿我家的银子的。”

“没有的事,听谁说的找谁要去。”

这衙役也是蛮横无比。

“我自然不会管你要,让你们老爷出来。”

“吆喝,见我们老爷?你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?”

“怎么?这县太爷老百姓就见不得吗?”

衙役在柳文斌面前挥动着棍子。

“我看你牙尖嘴利,就是刁民一个,要不要和我这棍子聊几句?”

柳文斌转向大富大贵:“二位兄弟,看来今天咱们是进不去了。”

大富上前抓住那衙役,左右开弓,打了一个耳光,推到一边。柳文斌在前头大踏步的往前走。后面百姓见有人撑腰,也一拥而上。

一个衙役大喊:“老爷,不好了,他们造反了。”

县太爷贾忠义大腹便便的一摇三晃的从正堂走出来。

“怎么了?天塌了?还是死了爹娘了?”

众人见贾忠义出来也就站住了。一个衙役跑到贾忠义面前。

“老爷,他们,他们造反了。”

“谁要造反啊?”

“贾老爷是吧?”柳文斌往前迈了一步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柳家集村民。”

“是你聚众闹事?”

“我们并非聚众闹事,只是前来拿回自己的银子。”

“对,拿回我们自己的银子。”后面百姓起哄。

“这都是穷疯了吧?要银子要到县衙来了?”贾忠义趾高气扬。

“前任知府,私征银两,被私访的太子查办,巡抚郝大人负责抄家查封,已经将多征的银两足量发给各县,别的县都已经下发给了百姓,唯独咱们县,到现在一个子也没有见到。我们不找你这县太爷找谁啊?”

柳文斌将前后经过都说了个明白。

“道听途说未必是真,我并没有收到上头的反银。”

“既然县令大人这样说了,我们要是执意如此便是不通情理了,那我们就去找新来的知府问个明白。”

贾忠义闻言脸色大变,他不知道这新来的知府和自己是不是一路人,这事如果真的闹开了自己能不能摆平。

“这位仁兄,留步。”

柳文斌转过身来。

“怎么?县令大人有话要说?”

“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“大丈夫无愧于天地,这个就不必要了吧?难道有什么是不能让乡亲们知道的吗?”

“这......”贾忠义脸色异常难看,却也装作谈笑自若“没有,没有。我只愿仁兄愿意息事宁人,别横生祸端。”

“怎么个息事宁人的法子?”

“你先带乡亲们回去,济州府里我去问个清楚,如果有这些个银子我一定带回来,发给相亲。”

“这个不好劳烦大人吧?”

贾忠义走到柳文斌面前,从袖筒里拿出一张折叠好了的银票,偷偷的给了柳文斌,柳文斌接到手里,看了看,然后拆开。

“吆,银票,一百两,大人这是要行贿吗?”

贾忠义心里恨不能把柳文斌生吞了,要不是换了新知府,只需要一声令下就可以把柳文斌活活打死。但此时却只能满脸赔笑。

“不,绝不是,天气燥热,让乡亲们回去的路上喝口水。”

“那——”柳文斌在心里盘算了一下“这也不够啊。”

贾忠义一看事情有转机,马上应诺。

“仁兄看需要多少?”

“贰拾捌万伍仟贰佰壹拾贰两玖钱?”

贾忠义大惊失色:“这是何意?”

“全县共叁万肆仟叁佰陆拾叁户人家,每家捌两三钱,一共不正好是贰拾捌万伍仟贰佰壹拾贰两玖钱吗?”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yx/2020/c9lDkgwfMDg2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