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未来女主

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—受从小道具开发养成

这些记忆本来我已经封印起来了,谁知道做梦的时候还能想起来呢,看来护住夜华消耗得实在太多了,才让它们钻了空子。

那个时候我在昆仑墟修炼,我们火狐一族不像青丘山的九尾,虽也是远古神兽终归不过是一个旁系,要靠自己潜心修炼才可以得道升仙,白浅的二嫂便是火狐族的,是比我小一辈的神女,若她知道我在世,也要毕恭毕敬喊一声瑶姬姑姑的。

我是天生神女,本该继任族长的位置,可那时候年轻气盛,爱玩爱闹,便逃到昆仑墟那个地方。

我不知道昆仑墟是墨渊的居所,那时他还没收弟子。说起我和他的相遇很戏剧化,我本想去温泉洗澡,正撞见墨渊在那儿,虽说和凡间的话本子颠倒了性别,可是得到的效果大抵相同,一见君子终身误,我从此开始我倒霉的单恋生活。

如果时间可以停止,也就停止在那儿吧,只要记得墨渊那个时候微微有些薄怒和尴尬的表情,也就够了。

可是这个梦,让我看见了开头,也让我看见了结局。

一柄诛仙剑插进了我心头,我看着离我十步远的那个人冰冷的侧面,一边恣意地笑一边等着魂魄一点点散去,那个时候的我无比悲哀的看着他,

所有人都不信我不要紧,可是墨渊,只有你……为什么不信我呢?

为什么呢?

这便是结局,我是被墨渊杀死的,我的魂魄是被他一点点驱散的,可是到头来,我悲哀的是,我竟然不恨他。

如此便醒了,眼睛干干涩涩的,这才想到我连眼泪都没有了,如今的我何其狼狈,而造成这一切的那个人,我竟然不恨他。

因为他是墨渊啊,是那个看着云淡风轻却也曾对我笑的无害的男子,是那个时候也曾对我说过不会放开我的男子啊,我怎么会恨他呢?我瑶姬活着的时候为他一昏再昏,死后还拼命护他周全,我怎么会恨他呢?

佛说,那是妄念,一转眼十多万年过去了,我总算明白。

既然没了想睡的心思,也就四处晃荡了番。忽然听到山神们聚在一起议论辟火神珠重现的消息,说什么正安置在西海神君的宫殿中,心中当下便下了决定。

我要将那珠取回来。之所以说是取而不是盗,是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,而且更重要的是,它是我的内丹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过这么久它才出现,可是也总不能让别人白白便宜了去。

我本就没有实体,心中更是没有顾忌,立即赶赴了西海。

水晶宫中没什么人,我好不容易找着了所在的殿堂,正欲捏个诀施法,一向大条的神经也隐隐觉着有些不对劲,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。

思虑了一阵,还是决定偷偷进去看了一眼,那时的我没有想到,就是这浅浅的一眼,让一切都变了。

竟然是墨渊。

有了这样的认知,我整个人僵立当场,呐呐着连手脚都不听使唤了。

那眉那眼,冷冽得容不得丝毫亵渎。

他正侧着身子,身穿一袭白色长衫,衣摆下是墨色描金的花纹,更是凸显了疏离之感。

这是墨渊啊。

我贪看了一阵,知道拿回内丹是无望了,只好准备悄然离开。

“你……在找这个吗?”

清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,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他看不见我,一边带着惊疑的表情慢慢地转过身去。

一转身,倏地被拥进一个算不上是温暖的怀抱里,“原来在这里,”眼前的这个人一只手扶住我的腰,另一只手持着的,可不正是辟火神珠。

那一瞬间,我想哭,我想离开。

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,只是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,“你设计这一切就是想抓住我?”他大概是很久没有听见我的声音了,微微怔了一下,唇角勾起了一个弧度,冰霜般的脸上才微微有了些暖意,然后唤我,瑶姬。

这才是我熟悉的声音。过去每次他喊瑶姬的时候,我都觉得这与别的什么神啊仙啊是不同的,我曾信誓旦旦地告诉他:你看你看,你喊我的名字的时候,尾音都是有些上扬的,又温润又柔和,最好听了。那个时候他淡笑着说约莫是我耳力不好,后来我也懂了些,不是他喊得有多动听,只是听者有心,如此而已。

他说,瑶姬,对你的内丹施法,可以让我看见你。他说话的时候,一脸悲悯神色,我盯着他的脸,直盯到眼前的一切都晕染开来模糊成一片,于是我摆摆头,轻轻地,挣脱开来。

这一跃便跃到了几米开外,墨渊直起身子看我,脸上已清清淡淡不知是什么表情。

我的心很乱,半晌才理清思绪,“墨渊,瑶姬已经死了,”我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眸色蓦地加深了些,我无视他的表情,继续道,“如果你还怜悯我,就请放我走,如果你是来对付我,就将我这剩下来的元神一并毁了去,上神莫要忘了,瑶姬犯得可是勾结鬼族的大罪。”

勾结鬼族,是啊,当年鬼族攻上九重天,瑶光上神指证我勾结鬼族,我在证据已凿的情况下被判散了元神,执行这一切的人,正是墨渊。

他沉默了一阵,这才缓缓道,“瑶光上神被我灭了道行,已经打下界了——”“我知道,”我冷冷地打断他,“瑶光上神辱你徒儿,自然是被你收拾了。”

墨渊露出了有些压抑着的表情,只是叹了口气,“原来你是这么想的。”

我退后几步,有些无措地看着他向我走来。

现实再一次证明,我总是有着过于乐观的天赋。

我既没有被他灭了也没有被他放了,而是被他念咒封进了锁魂袋中,近些年大抵是风波太多,连带着我这个游魂也有了被人制住的一天,就算无法感知周遭的一切,我也知道,他将我带去的地方是昆仑墟。

既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,我便也懒得想了。亘古八荒这么多年,我也算好不容易琢磨出了些东西,譬如有些事,不知道比知道好,有些人,不相识比相识好。可是世人大多执着于非要弄个明白,这才衍生出许多痴障。

一到昆仑墟,墨渊便把我放了出来知道我走不掉,索性我就安安分分地呆在这儿了,墨渊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,总之我看上去是与常人无异了,可是他倒好,一连几日把我关在这里,就没有再来找过我了,也不知是忙些什么,我正想着他这是不是在变相的囚禁我,接着我就遇到了折颜。

折颜是当年父神悉心教养的凤凰,与十多万年前的我也算的上是熟稔的,他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,当年和我一起游戏人间也过得逍遥自在。我看见他走进大堂,挑起眉头露出错愕的表情,试探性地问我:“瑶姬,是你吗?”

偶尔让风姿卓绝的折颜上神内心惊倒一片委实很是和我脾胃,我微微笑了笑,点头。

折颜没有问我为什么我在这里,也没有提起十几万年前的事,反而热络地拉着我说了许多有意思的段子和仙界趣事,这让我很是感激。

临走的时候,他脸上方才露出复杂的表情,嘴唇开开合合说了句话,可是那时我也没有听清。

折颜走后五日,墨渊从外边回来了,远远地看到远处徘徊的气泽的弟子们早早就立在山门处恭迎,他却摆了摆手,让他们忙各自的修行,我给墨渊斟好了茶,便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,睡觉。

想来这是有赌气的成分的,可是一碰见墨渊,我只剩下这个了,我不恨他,可是我也终究没法原谅他。

这就像是一个心结,也许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,他不信我,我伤心了一次又一次,最后,我不能原谅他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wl/2020/cOjDJgZwODgw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