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未来女主

校花啊哦好猛好力啊哦—战神王爷重生宠男妃

其实真要去佐证许小蝉的话还是很简单的,仔细瞧瞧江拓自穿越以来都做了什么?他不仅推翻了一个王朝,更是打翻了这个世界神明的体系,虽然人们总说破而后立,可不是所有的破之后都能带来立的。

江拓的所为对这个世界造成的影响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这一点,在短时间内是得不到答案的,只是乍一看,似乎是流了许多鲜血的惨案而已。

江拓无比清楚,任何一项改革在初期都容易遭遇困难,不是因为改革不好,只是因为过度超前于时代,而穿越者的身份就是这样,他以超前于时代的心态推快了时代的进展,因而才会出现堪称惨烈的现状。

可这就说明江拓的存在是错误的吗?他就真如许小蝉所言夺取了天下的气运吗?

仔细想想,这不过是许小蝉的诡辩罢了,这天下只有许小蝉一个人能看到所谓的气运,而现在她也看不到了,真要再找出第二个人,那必然是不知道能不能被成为人的天道了,可天道最终都没有对江拓的存在插手什么,可见这不是什么太大的会影响整个世界的事,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。

更何况天道说的话还有一个漏洞,若是真有他说的什么屠宰场,那陆琳琳呢?便是不谈陆琳琳,早先那两个重生者搅得这天下风云巨变的时候天道在哪里?屠宰场又在哪里?现在一切都解决了,跑出来和他说这话还能有什么意思?不过是看不过他一家独大罢了。

天道要的是什么?是稳定,是一切按照某种冥冥之中的剧本来进展,所以当重生者出现,搅乱了江拓原本命运的时候,天道站在了江拓这一边,可从江拓服下不休草起,一切就变了。

若江拓猜的没错,他原本的命运应该是会自然老死的,这样就算他身怀大气运,也不过是百年风光,可现在不一样了,他成了死不了的人,再加上战神转世带来的这一身神力,以及他身边的邵南华,一旦江拓的野心再大一点,做出什么颠覆世界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可天道却放过了他。

为什么?

因为他们都清楚,江拓没有这个野心。

他不知道江杨灵重生前的世界里自己是怎样的,毕竟江杨灵的话不可信,虽然他口中的自己是个野心勃勃的人,但这世上还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呢?江拓根本就对这个世界没什么迷恋,也就更不会渴望权势了。

他已经在这个世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珍宝,又怎会想要去做些出格的事情呢?

乖乖地待在“剧本”里,他就能安稳地守着自己的爱情,若他一无所有,或许还会去拼一拼,但他现在不敢。

忍不住看了一眼邵南华,或许是江拓沉默的时间有些久了,邵南华有些担忧地望着江拓,却不打扰他,只让他安静思考,邵南华总是如此贴心,他比谁都能看清江拓的状态,然后做出最适合的,最不会惹江拓不耐烦的选择。

他是那样好,完美得仿佛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。

或许,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人存在,天道才会放心让江拓继续待在这里吧,只要有邵南华,江拓就会比谁都温顺,他心甘情愿做一个提线木偶,只要身边有他所爱之人。

人生宛若一场大梦,既然在邵南华出现之后成了美梦,江拓便也自甘沉溺于这美梦之中。

选择没有对错,不过是各人的取舍罢了。

“南华。”心中感慨万千,江拓忍不住执起邵南华的手,“从今往后,只做我一个人的神,可好?”

邵南华一愣,然后温和了眉眼:“好啊。”

他没有问为什么,江拓所言会带来的后果显而易见,即使只要有一个人的信仰在邵南华就不会死去,可大量信仰的消失仍然会让邵南华变得弱小,而且最重要的一点,一旦这样做了,只要有一天江拓不再爱他,邵南华就会消失。

他将彻底离不开江拓。

这是一个不平等的条约,可邵南华却仿佛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般,微笑着点了头。

其实对于力量,邵南华确实没有什么追求,他也曾经历过信仰大幅度缩水带来的弱小,可那段苦日子熬过来之后他才明白,比起从信仰之中汲取而来的力量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而现在比起活着,他更在乎江拓。

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昔日的好友都伴随着那一场浩浩荡荡的屠神而死去,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,因为他的感情,因为他的自私,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东西,而现在,又有什么不能失去的呢?

又或许在他的心底深处,已经产生了某种自毁的想法了吧。

邵南华不问,不代表江拓真的就不会去解释了,他压低声音,温声道:“许小蝉现在毕竟是打着你的旗号,我想要严惩她,还要解决之后的后患,就必须将所有的信仰全部清除……那样你可能会很痛苦,我想提前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“我没事的。”邵南华轻笑,“你有你的事要去完成,不要太顾及我的。”

然而江拓却摇了摇头:“我会留下花神庙,那儿算是你的根基,只是需要隐藏一段时间,等这边的事情了了我们就会离开,我不能保证继任者会不会拿你做要挟,我必须将你的一切转入地下,可我又怕出了差错,只能与你保证一点。”

他抬起头,眉眼间满是认真:“我是个武夫,空有一身蛮力,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,治国治不好,计谋又斗不过别人,全靠身边的人帮忙,可现在没人能帮我了,想要保下你,只能全靠我自己,我不相信自己,但我能保证一点。”

“只要我活着,就不会让你死。”

江拓的话带着坚定,听到邵南华的耳朵里,却宛若一阵暖流划过心田,因为他的爱情,他的好友死了,他的过去被全部颠覆,他只能如同菟丝花一般依附在江拓身边,换做任何一个人,这都是无比憋屈的,可邵南华却觉得无所谓。

就好似,好似他等待了数万年,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结局一般。

带着宿命的味道。

也带着某种荒唐。

他合该被骂的,被万人唾弃,斥责他的自私,他曾以修正命轨为由下凡,却将命轨搞得一塌糊涂,像他这样的存在,合该落得个凄凉的结局才是。

可他还是不愿意,他想要和江拓在一起,无论是以什么样的形式,无论这中间要经历多少事情,只要在江拓的身边,他便满足了,他像是个被爱情冲昏了脑袋的傻子,偏又以伤害他人的形式达成了自己的夙愿。

如此想来,按照因果报应,他合该死无葬身之地才是。

可他却什么事也没有,或者说无论他造下什么样的业,他都不会有事,因为他爱上的人是江拓。

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现实,因为邵南华的存在,江拓不会对这个世界作出什么太大的影响,而一旦邵南华出事,江拓便会失控,天道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,所以邵南华也就会平安无事。

邵南华是好,是坏,是有心,还是无意,这些都不重要了,一切以结果说话,他只需要一切如常,遵从着心底里最深的感情去行事便好了。

“我们都会好好的。”像是某种保证,却仿佛是确信,邵南华轻轻弯起了嘴角,“一切都结束了,只要将接下来的事情扫尾就好了。”

江拓点点头,有条不紊地将事情吩咐了下去。

首先是许小蝉,若她有悔过之心,或者她根本就不知情,江拓或许还会放了她,可现在看来,她分明不把那些人命当回事,江拓便也不再心软,毕竟那么多条人命在那里,江拓自然不会从轻处置,他本想给许小蝉一个痛快,可仔细想想,天道的做法却是最好的,没了那双天赐之眼的许小蝉终究只是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残疾,她不把普通人的命当回事,便让她感受一下普通人命如草芥的悲哀。

与许小蝉的事共同进行的便是关于南华天君的信仰问题,确实,江拓打算培养一个孩子来继承皇位,可或许这个孩子能够容忍南华天君的孩子,但之后呢?江拓是不死之身,可这件事却不能暴露出去,因而他的身份此后也会作废,那以后万一出现了想要废除信仰的帝王,江拓该怎么办?再度起兵吗?

总归是有一份风险,不如将这份信仰带入地下,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在这世间传唱。

江拓曾思考过,为什么有一部分特殊的仙神即使没了信仰也能存在?后来有一天他读到了太白仙君曾为人时写下的诗篇才恍然大悟,原来太白仙君的存在早已深入人心,他的形象被固定化,因而也就不会消失。

那是不是说,只要他将南华天君写入历史,他就不会消失呢?

不过这种方法也拿不准,所以江拓还另外做了两手准备,一个是花神庙,他将那一块单独划出来,严密地将信仰控制在那一块,而另一个保障就是他自己了。

他曾研究过,这个世界的仙神就像是偶像一般,信仰的子民对应于粉丝,这么说来,他算是邵南华的铁杆粉丝了,也就是说,只要有他在,邵南华就不会有事。

当然不排除这三种方法有一两种不会起效的可能性,但终究减少了差漏,让江拓多少放了心。

这样一来,事情倒是真的告一段落了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wl/2020/Vn1eFw1yWXQy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