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随身空间

坐在腿上吃饭连在一起-装着跳蛋的空姐

春天,万物复苏,草木都陆陆续续长出嫩芽,紫薇树仍然一如故我,老僧入定般挺着依旧干枯的纠缠的枝干,任红尘紫陌柳乱花飞,丝毫不为所动。

但是六年前的春天,紫薇树的生命突然提前了几个月苏醒,飞快地发芽,生出叶子,抽出细长的枝条,花苞纷纷挂在枝条上含苞欲放。

紫薇香飘满园,在不知不觉中,太阳开始西坠,突然西边的云彩变得绚丽多彩,紫色、玫红、金黄......混合在一起产生的美真是难以言表,晚霞爬过院墙投在紫薇树上,霞光四射,王府一片春意盎然的情景。

王府内的紫薇花苞千姿百态,而此时的王爷府,从早上一直到晚上府内忙碌异常。

已经一天了,内堂里宫人进进出出,一盆盆的血水从内堂里端出来,看的王爷触目惊心,王妃的惨叫持续不断,王爷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。也不顾忌讳的就往产房里冲,被赵嬷嬷和稳婆死死地跪地求饶,挡住不准王爷进入产房。赵嬷嬷抖着腿;“王爷你是金贵之身不能见血光。”

王爷失去了一贯的稳定,急道:“你告诉本王,为什么从凌晨发作到现在,痛得那么厉害,王妃还不生,莫不是你伺候不周全。”

稳婆吓得直叩头:“王爷,老奴不敢,借一百个胆子给老奴,老奴也不敢伺候王妃不周全啊!实在是,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很辛苦,还没有到时候,到时候自然瓜熟蒂落,老奴用身家性命担保,王妃定会安然无事生下小王子或小郡主,请王爷在堂外安心等候佳音。”

“王爷请安心,王妃吉人自有天相,奴才还请王爷保重身体要紧,您可是一天滴水未进了。”

大管家福伯走过来,担忧的看着自家王爷来来回回踱了一天的身影,担心的劝慰着。旁边桌子上的饭菜都已经换了第四次了,可王爷连看一眼都没有,这可怎么行?!

“撤下去,这都一天,本王哪里吃的下!撤下去,不用再准备了!”

烦躁的挥了挥手,一向沉稳冷静的王爷,此时心急如焚,坚毅的俊颜上满是担忧。

王爷转身径直向厅堂外走去,福伯愣神间赶快跟上去。

王爷跨过雕花门槛,停在回廊处,只见通往启轩堂外的幽径两边紫薇树生机勃勃。特别是庭院中的一株紫薇树盆景别具一格,已经长出了茂密的叶子,再走两步,又更惊喜地发现已有了花骨朵,小小的嫩嫩的,整齐地排在细长的枝条上,向斜下舒展开。再细细地看,甚至最中间的一朵红色的花朵微微绽开笑脸,白色、紫色、胭脂色,桃红色花骨朵紧紧的环绕在它的周围,形成一个花环的造型,非常别致,远远看过去就像许多只蝴蝶围绕着花儿在翩翩起舞,

王爷的一双眼睛蓦然闪亮,蹲下来,瞧着那张“笑脸”沉默不语。

福伯也发现了异象,喜道:“恭喜王爷,紫薇花期提前,是吉兆”。

紫薇花盛开的时候花团锦簇煞是繁盛,意味着国泰民安,紫薇树被誉为“国树”,是皇亲国戚,王公贵族最喜爱栽种的一种树木,紫薇花被誉为“国花”。王爷把紫薇树当做吉祥物来栽种,但是从来就没有看到紫薇花在五月含苞欲放的情景。

通常春天到了,紫薇树长成嫩绿的叶子,远远看过去就像四把绿色的大伞把阳光挡住了。一阵风轻轻地拂过,紫薇树的叶就荡漾起来,像在跳舞。又一阵风拂过,叶子就跳得更欢快,更美丽了。

夏天到了,紫薇树有了一个个小花蕊,那花蕊是绿中带红,过了一个月,小小的花蕊变成一朵朵娇艳无比的花朵,谁也不会相信在一个月之内,一个个并不起眼的花蕊竟然会变成大方而柔雅的花朵,这种花叫做紫薇花。

紫薇花是属于夏天的花通常紫薇树花期都在8月份,明代薛蕙的诗生动地描写出了紫薇的特点:“紫薇开最久,烂熳十旬期。夏日逾秋序,新花续故枝,楚云轻掩冉,蜀锦碎参差。卧对山窗下,犹堪此凤池。”可是今年却赶在五月就提前含苞待放,而那盘紫薇花苞竟也有了开花的迹象。这种异象令人咄咄称奇。

“王爷快看,紫薇花开放了。”王爷顺着管家的手看去,奇了,满院的紫薇花霎时开放了。

紫薇树上一朵朵小花紧紧地挤满了枝头,把斜向上生长的枝条坠出了弧形,与下方的绿叶相映成趣,紫薇树开花了。那些绿绿的椭圆的叶子间点缀一簇簇的娇小的,淡粉色的紫薇花。满院的紫薇花在霞光云氤的笼罩下竞相开放。紫薇树如同仙女下凡,淡粉色的小花如同仙女手中的飘带、淡黄色的花蕊如同仙女身上的装饰品。晚霞中的紫薇花真美!

福伯惊喜万分:“王爷你看,这盘紫薇花开的更是有趣,老奴活了这把年纪,还从来没有看到开的如此艳丽的紫薇花。”

王爷垂下眼帘,仔细一看,庭院中那盘紫薇树中间的那朵红色的花朵迎风怒放,开出杯口那么大的红色的花,花中还藏着淡黄色的花蕊,宛如一个娇羞的少女红润的脸蛋,白色、紫色、胭脂色、桃红色的花朵环绕在它的周围,远远望去,绚丽多彩的紫薇花布满小树,好像一张布满水晶的花帘,真是美极了!

王爷惊诧不已!转眸瞟着管家:“把这盘盆景端到房里好好栽种,同时不要让府里乱嚼舌根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“王爷,明白了,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管家郑重的向王爷行个礼,就退出去布置府里的安全事宜。

突然:“哇……”的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王府的沉静。

“王爷,王爷,生了,王妃生了!”身后奔跑的脚步声伴随着惊喜的呼喊声打断了王爷沉思。

王爷连忙转身,管家福伯已经跑到身前。

“恭喜王爷,王妃生了,母子平安,是个小郡主!”

听到管家的报喜,王爷未及答话就迫不及待的奔往内堂。

见王爷如此兴奋,管家也激动不已。

老天保佑,王妃吉人天相,终于渡过难关,顺利诞下小郡主了!

内堂,屏风后,绫罗帐里,仙姿佚貌的女子,此时鬓发凌乱,一张粉黛芙蓉面苍白的毫无血色,几缕青丝被汗水打湿黏在额头,美眸紧闭,丰润的娇唇布满深深的牙印,干涸着丝丝血迹。

“靖妃。”

王爷心疼的上前,轻轻握起床上女子的柔夷,轻声呼唤。

而刚刚给婴儿净完身,抱着襁褓从后室出来的稳婆见此一幕,遂上前送上怀中女婴,笑盈盈开口道:

“王爷宽心,王妃无碍,王妃福星高照,顺利产下郡主,现下只是太累,睡着了。”

听见稳婆说话,王爷回身看见稳婆怀中的襁褓,连忙起身一脸欣喜的接过女婴,这是他的女儿呵,他可要好好的看看。

“恭喜王爷!贺喜王爷!是个漂亮的小郡主!”

稳婆哈着腰,挤出谄笑:“恭喜王爷,郡主天生体香,必是大富大贵之人。”

“王爷,让我看看吧。”此时的王爷看着怀中的女婴,一脸宠爱,朗朗笑着将襁褓小心翼翼递往小憩了一会,刚醒过来的王妃双臂之间。

“看这精灵的小家伙,多漂亮哦!长大后,一定跟你一样的美!”王爷喜不自禁的笑声连连。

王妃抱着怀中女婴,疲劳的大眼睛透着清亮,闪着晶莹的光芒,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儿!莹白如玉的小脸,粉嘟嘟的透着水灵,长而翘的睫毛,小巧的鼻子,殷红的小嘴,这就是他们的郡主!

“王爷给郡主起个什么名字?”

王爷望着似乎睡得香甜的女婴,低下头,轻轻的吻上婴儿水嫩嫩粉颊。

他们的女儿,他一定会好好守护,一辈子守护!王爷在心里暗暗发誓!

抬起脸,王爷明亮的眼睛看向靖妃:“王妃,满院的紫薇花都开了。满园清香,而我们的女儿生得一副漂亮的容貌,雅而不俗的仙姿,就取紫薇这个名字,可好?”

听闻王爷的话,王妃眼睛蓦然一亮,紫薇花竟然真的开了!这是祥瑞啊!

一股淡淡的幽紫花香从郡主身上传出来,满屋生香,王爷王妃大喜,王妃喜不自禁吟道:“洁身自爱满堂红,耀眼轮盘挂穗峰。百日寂寥开有主,风骚独领显豪雄。”

“好!我们的郡主就叫南紫薇。”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ss/2020/cOjHRaZdOHR1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