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随身空间

宝贝真紧水真多18p&对着镜子被撑开

冷哼了一声,夜司爵立马拒绝了,首先是崔承炫的度他不喜欢,其次就是崔承炫提出的解决方法他不喜欢。

“你知道的,我不可能离开这,我手下还有那么多人靠着我在吃饭,我手上还有那么多单合同,我这一走,你告诉我怎么办!”做生意的人是连病都不敢生的。

就如夜司爵所说的一样,虽然这个世界少了他夜司爵一样的还会转,可是公司就不一样了,他还有那么多的工作,若是这个时候甩手不干了,那多少人得给他擦屁股啊!

没有管夜司爵的说辞,崔承炫就直接走了出去,他知道夜司爵的软肋,也不想继续在这跟夜司爵继续僵持着。

回到厅里面,崔承炫有礼貌的对方嫣然和夜绍明笑了笑,他面露为难的解释道:“夜先生,夜太太,夜少的病我建议是跟我出去接受治疗。”

“首先是因为我唐突的回来,没有准备很多东西,其次就是因为我们医院的设备非常先进,治夜少的病更加有效,最后就是因为,你们知道的,夜少的病因就是因为过于执念,所以我建议他换个心!”

崔承炫有理有据的摆出了自己的条条理由,似乎每一个理由都让夜绍明和方嫣然不能拒绝,他们听着崔承炫的话,几乎是不停的在点头赞成。

尾随出来的夜司爵就不一样了,他恶狠狠的盯着崔承炫,手关节‘咔咔’作响,若不是碍于长辈在场,他真是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个医生一拳了。

添油加醋的崔媛希明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,可却还是装作吃惊的样子捂着嘴巴惊讶道:“师兄,你能不能想想把办法啊!司爵哥哥出恐怕不方便吧!”

嘴上是在为夜司爵着想,其实不过是在给夜司爵添堵而已,已经被崔承炫成功洗脑的夜绍明立马就拍着沙发地吼道:“夜司爵有什么不方便!他整天出来沾花惹草还干了什么事!”

其实平日里夜绍明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能力十分强,若是说夜家事业是他在奠基,那么夜司爵就是将他往上继续建筑的功臣。

可是急于想医治好夜司爵的病,再加上崔承炫和崔媛希之间的一唱一和,他早就已经被冲昏了头,一口就否认了夜司爵。

(仇视着崔承炫,夜司爵大步走上前,他扶着沙发的靠背,也不知道在生的气,字字顿顿的说道:“我出可以,但是我必须带上苏挽歌!”

苏挽歌,苏挽歌,又是这个苏挽歌,在别人都还没有敢开口说话之前,夜绍明就立马一巴掌打向了夜司爵的背。

他大口喘着粗气怒视着夜司爵,为了这个苏挽歌,夜司爵将他气病了也不曾来看他,为了这个苏挽歌,夜司爵可以将自己的命令弃于不顾,为了这个苏挽歌,他毁了这么多年的世交关系。

若不是儿子已经打了,比他高了比他壮了,他真的是很像将他像小时候一样的提起来狠狠的在他屁股上抽上掌。

“你个逆子,在我跟前不要提这个名字!我告诉你,你病没好之前,什么都别想!”扶着沙发,夜绍明觉得自己脑袋晕的厉害。

眼睛时不时的往上翻着,鼻子嘴巴都是有节奏的在张开闭合着,这模样吓得方嫣然立马冲了上去扶着了他,小声问道:“老爷,你要是顺不过气,我们就回房休息。”

怒视了一眼夜司爵,崔媛希颇为抱怨的推开了夜司爵说:“每一次你都这样,明知道叔叔心脏不大好,你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吗?”

那嗔怪的语气倒好像夜绍明是她爸爸而不是夜司爵爸爸一般,为了夜绍明的身体着想,崔媛希执意要求扶夜绍明回房间。

担忧的看着佝偻着在喘息的夜绍明,夜司爵的手握的越发紧实起来,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一脚踏入了一个泥淖里面,不仅出不来还越陷越司爵。

想上前去搀扶夜绍明,却被他强有力的一掌给推得远远的,怒视了一眼夜司爵后,夜绍明中气十足的对方嫣然说:“扶我回房,媛希,真是麻烦你了!”

本来也不想多去怪罪夜司爵,可是现在这个样子,方嫣然也还是忍不住埋怨般的看了一眼他,这一段时间,夜绍明实在是为了夜司爵的事憔悴了很多。

目送着方嫣然和夜绍明回房后,三个表各异的人三足鼎立一般的站在厅里面,夜司爵脸多是阴翳消沉的表,而崔媛希则是一脸闷气,唯崔承炫,对于整件事他都好像置身事外。

冷哼了一声,崔媛希翘着二郎坐了下来,她斜着眼睛看向正怒视崔承炫的夜司爵,冷不丁的说道:“你的倔强总有一天要害死人的!”

“你什么意!”崔媛希的话就好像是晚的阴风,突然让夜司爵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起来,他将视线收了回来看向崔媛希。

把玩着身边的一个抱枕,崔媛希缩缩脖子没有马上说,而是一副很害怕的表吐槽道:“我不敢说,万一司爵哥哥对我发脾气就完了!”

看起来是在害怕,实则不过是在表示对夜司爵这阴晴不定脾气的暗讽,那嘴角微微起了一抹冷笑,更是让人看了发憷。

“你说!”眼神微眯的看了看崔媛希,他又一次将视线投向了崔承炫,这两人分明是一唱一和的。

“司爵哥哥你要是不跟我们出进行治疗的话,总有一天苏挽歌会命丧黄泉的!”嘴上说着害怕,可是将这段让夜司爵感到害怕的话说出来时,她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笃定的看着夜司爵,她点着头以表示自己话语的真实,那双浅的眸子里一点慌张都没有,只有镇静。

咬了一下牙齿,夜司爵手已经伸出来了,本来在下一秒,他可能就会将这实打实的一拳落在崔媛希的身上,但却被崔承炫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。

“你们两个骗人的吧!”既然被拦了下来,他也没闲着,反手就直接扣住了崔承炫的脖子,那眼睛里面开始冒着火光,手里的力度也渐渐变得用力起来。

根本不管这个样子会不会将崔承炫给掐死,他只顾着自己生气和害怕了,他不相信他那么爱苏挽歌,会有一天将苏挽歌害死,他不信!!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ss/2020/cNnnQawoNnRo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