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都市生活

最刺激男女摸下面—男友太长太大含不住

周瑜洲没有等到大哥三朝回门就回龙门寺了。

走的时候爹爹又伤心地哭了一回,但是周瑜洲却没有感觉到有多伤心,因为这次回家,他还是感觉到爹爹对他娘家人几乎是无底线的信任,这让周瑜洲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。

没想那么多,周瑜洲带着家里腌制好的腊肉,又带了些新米,蹭着宁湉的战马,一起回了龙门山。

因为上路不是很好走,马儿就被寄放在了山脚下的一户农家家里,宁湉给了人家一块银子,看得周瑜洲直心疼——恨不得他收了钱帮忙喂马。

虽然事后周瑜洲也对自己见钱眼开的行为,进行了自我鄙视,但是一想到身上的银子都去给大哥添了粧,这心里就直发虚。

走在上山的路上,周瑜洲看山路上也没有什么人,就一边喘着气儿,一边问宁湉:“火锅方子我都给你了,你怎么还不回去啊?还跟我来寺里是做什么呀?”周瑜洲问话,脚下就一个趔趄。

宁湉把他扶了一把,随后一扬眉道:“怎么,你不欢迎我呀?”

周瑜洲连忙摆手,笑着说:“我怎么会不欢迎你,只是好奇罢了。”

宁湉笑了笑,指着已经没多远的寺庙说:“等到了地方再说吧,在外面不好聊。”

周瑜洲想想也是,就在手上呵了一口气,搓了搓手,然后慢悠悠地往上走。不料宁湉忽然在他斜后方把他拉住,他疑惑地回头问:“怎么啦?”

宁湉从怀里掏出一副像是兔毛做出来的手套递给了周瑜洲。

周瑜洲接过来看了看,问道:“借我戴还是送我的啊?”

宁湉眼神飘了一下,才正儿八经地回答:“拿出去的东西自然是送的……”

“哈哈,好啊!多谢啊!”还不等宁湉说完,周瑜洲就笑嘻嘻地把手套戴上,还顺便点评了一句,“不错,真暖和!”

本来还以为周瑜洲会拒绝或者害羞一番,结果没想到他这么大方自然的当场就戴上了,宁湉一时间也说不出个什么感觉,反正就是心里准备的话没说出来,还真有点别扭。不过,她看着又往前走的快的身影,听到他在前面催她快点跟上,不知怎么的,心里忽然又轻快了起来。

等到周瑜洲回到龙门寺已经是傍晚了,不修大师见他回来,脸上也带了笑意,念生更加欢喜,刚见到周瑜洲就扑过去大声地说起话来。

“巨星师弟,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呢!真好,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

周瑜洲听到心里本来还觉得有人挂念他,多感动的,没想念生又接了一句。

“昨晚上我一个人睡冷死了,没有你胖乎乎的肉肉给我烤着,真难睡。”

周瑜洲觉得要不是自己手里提着腊肉,真想把念生脸上的肥肉给捏下来——一个胖子还敢说他胖,哼!

宁湉刚跟不修大师打完招呼就听到这话,顿时就笑了起来。

周瑜洲回头瞪她一眼,然后把她手里的米接了过来。

“我帮你拿着就行,你带路。”宁湉说。

周瑜洲心里不舒服,硬是抢了米就往厨房走。

宁湉看他一点都不吃力的样子,也就没有再开口帮忙。她跟不修大师说了几句,不修大师就喊她请自便,于是她就吩咐了身后的兵娘去厨房外面帮忙劈柴火,自己跟着周瑜洲进了厨房。

周瑜洲放好了东西,转身看到宁湉跟着他,顿时有些惊讶。

“你不去找我师父要灰笼烤火,跟着我干什么?”

宁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笑了笑问道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周瑜洲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十六,怎么了?你问这干什么?”

宁湉垂着眼睛想了想,又笑着说:“我今年十九了,还没有成亲。”

听到“成亲”这次,周瑜洲觉得自己整个人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,他转身假装收拾厨房里筷篓里的筷子,侧着脸应了一声:“哦。”就不接话了。

宁湉看他这么防备自己,也觉得估计是自己孟浪了,吓到了他,于是就解释道:“因为我娘说我是有婚约的,所以才一直没有成亲。今天看到你大哥出嫁,一时有些感慨,所以就想着说了。”

周瑜洲一听到宁湉提他大哥,又想起之前娘亲和宁湉在田埂上的对话,再一想到刚刚收到的新兔毛手套脱下了正放在胸口,顿时觉得胸口的位置有些发烫起来。

“那你家里肯定急。”厨房里就他们两人,周瑜洲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于是就想了想说道,“虽然我才知道你姓温,但是通过今天你到我家来,我娘当时的那个态度,我就已经知道你就是我娘曾经上司的女儿。既然是温大将军家的孩子,那你们家对一般人家的小郎肯定是看不上的。如今你又在边关与内地两面跑,更没时间找相公,最适合你的办法只有一个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宁湉笑着问。

“相亲!”周瑜洲笑着跟她分析说,“自古以来,男女嫁娶都讲究一个门当户对,然后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如果两个人的生长环境不一样,那么他们的眼界就会不一样,对同一件事的看法也就不一样,如果非要在一起,久了就会成为怨偶,这就很不好了。而相对等的人家里出来的孩子,他们说话办事的步调都会比较一致,有什么事情也好沟通,所以啊,你就该在得了空闲的时候,在老家相个亲,选个差不多的人家里的小郎成亲,即便是刚开始感情还没有到位,但是婚后还是可以培养的嘛。至于婚约,如果没有白纸黑字,其实也不用太在意了。”

周瑜洲可不是傻子,在宁湉一番似明非明的暗示下,他就已经明白了她所说的婚约是跟自家里有关。而大哥已经出嫁了,家里唯一的适龄男孩子就是自己。而温家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,只能证明宁湉说的这个婚约是根本没有写下字约的,所以温家或许也一直没有在意,直到宁湉与他相识……周瑜洲自认为自己还算是个有才有貌的帅哥,对于吸引妹子这样的魅力还是有的,虽然这个世界男女地位相反,但是人类的荷尔蒙不会变,周瑜洲对自己的个人条件还是很有自信的。

只是宁湉听了这话虽然脸色微微有些发白,但并没有表现出生气之类的。她看了看周瑜洲,仿佛是想看出他说的是不是真话一般,然后嘴角浅笑着就出去了。

周瑜洲看宁湉不过十九岁,就能这么镇定,一点脾气没有发,感到非常的惊讶,暗暗地想着,这姑娘不是心思太深沉,就是压根心里没他这个人,一想到后面一条,他顿时心里就有些惶惶然。

文章内容不代表缪家文学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aojiaren.net/ds/2020/cNlmkh2sNmh0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